居住成本和就业门槛高,韩国半数大龄未婚者成“袋鼠族”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有数据显示,韩国未婚的30岁至44岁人群中,有一半都与父母同居,并且在经济上也依靠父母,成为啃老的“袋鼠族”。

居住成本和就业门槛高,韩国半数大龄未婚者成“袋鼠族”

这是韩国统计厅3月30日发布的《统计Plus》春季刊显示的内容。该统计基于2015年人口普查的数据,针对20岁至44岁未婚男女中,不同年龄层名下持有住房和就业情况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果。

从年龄来看,30岁至34岁未婚人口的57.4%、35岁至39岁未婚人口的50.3%以及40岁至44岁未婚人口的44.1%,都在与父母同住。

报道称,虽然年龄越大的未婚人口与父母同居的比例越低,且远低于20多岁70%左右的水平,但依然保持着较高比例。也就是说,已经结束学业并应该完成就业、独立的三四十岁未婚人口,仍有一半选择与父母一同生活。

从20多岁到40多岁的未婚人口中,与父母同住的“袋鼠族”比例均高于独自生活的人口比例。30岁至34岁、35岁至39岁和40岁至44岁未婚独居家庭的比例分别为25.8%、32.7%和38.3%。

“袋鼠族”的选择也都有自己的理由。分析认为,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居住成本上升和就业门槛变高。在父母与20岁至44岁未婚成年子女一同生活的家庭中,人们的居住形态大多是有自己的房子(70.7%),而这一年龄段独居家庭最常见的居住形态为月租住房(59.3%),形成了鲜明对比,仅有11.6%的独居一族有自己的房子。

就业情况也完全相反。在一个人独居的20岁至44岁未婚人口中,74.6%都有工作,而在与父母同居的同年龄段未婚人口中,就业比例仅57.9%,42.1%的啃老一族没有上班。这意味着,在与父母同居的20岁至44岁未婚男女中,近半数人口不仅住房不独立,生活上也要依靠父母。

而这一数字还是以2015年的统计数据为基础进行研究得出的结果。如果考虑到近几年房价大幅上涨、加上新冠疫情导致就业渠道变窄,那么“袋鼠族”的比例很可能已经进一步上升。

嘉泉大学社会福利学教授刘载言(音译)表示,“就业困难、房价上涨,加上结婚比例下降,未来‘袋鼠族’还会继续增加”。

在这种情况下,调查显示女性对结婚的负面态度比男性更甚。30岁至44岁未婚女性中,只有3.7%认为“一定要结婚”,远低于有此认识的同一年龄段男性比例(13.9%)。

关于不结婚的理由,男女选择最多的理由都是“没有遇到能满足期待值的人”。不过,从第二大原因开始,男女表现出了明显差别,女性不结婚的第二大原因是“无法同时兼顾工作和家庭”,男性则是“结婚的经济压力过大”。

开展这一研究的统计开发院书记员朴时奈(音译)表示,“比起结婚双方的意愿,韩国特有的结婚文化使得人们更加重视两个家庭的结合,这就无形中给结婚增加了很多成本”,“青年就业难和居住成本高是导致超低生育率的一大原因”。

延伸阅读 多国“啃老族”,从年轻“啃”到年老

多数中国人最早知道外国有“啃老族”,应该来源于日本。上世纪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后,该国便出现一大批在家白吃白喝的人。20多年过去了,这些“啃老族”不仅没有独立,还变成了“啃老大叔”“啃老大妈”,被戏称为“啃老先驱”。如今,超过400万35岁至54岁的日本人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当人们感叹日本“啃老”问题无解时,西方国家也正发生变化——2018年的一次民调显示,美国25岁至29岁的年轻人中,有33%与父母或祖父母住在一起;欧洲国家35岁以下人群中,这一比例超过40%。欧美家庭成员的生活难道不都是相对独立的吗?这些数据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这种传统认知,同时也在告诉我们,“啃老”已成为全球现象。

日本 子女“愿啃”,父母“愿被啃”

1997年,日本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山田昌弘为日本“啃老族”发明了一个词——单身寄生族。20多年过去了,最早的“啃老族”变成了“啃老前辈”,被更多日本年轻人效仿。

《环球时报》记者身边便有这样一位“资深啃老族”。时年57岁的野口在其34岁时因公司裁员丢掉工作,接着老婆离他而去。心灰意冷的野口返回老家埼玉县,与母亲一起生活。准确地说,野口平时不是“宅在家”,而是“宅在房间”,饭菜都是由母亲送到房间门口。野口对外部世界的认知基本来自网络。这样的生活不怕被别人指指点点吗?对于《环球时报》记者的提问,野口说:“外面的评论根本不重要。我们是这个世界上可有可无的人,在社会上活动反而会给更多人造成麻烦,不如隐居在家。”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0991la.com/info/22079.html

联系我们

侵权、纠错:server@wlmq.cc

商务、渠道: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

乌市微生活官方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