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在官场上一直不得志,所以才会多次想归隐田园

  而且还说当时的社会不黑暗,东晋末年的社会烂成什么样难道他心里没点数么?就单说陶渊明辞陶泽令的义熙元年。什么叫黑暗?不是说非得是太平盛世才叫不黑暗,如果战乱就叫黑暗,那三国也黑暗。战争不能和黑暗划等号,和平年代如果死气沉沉一样是黑暗。陶渊明所处的时代,刘裕打压豪强,提拔寒门,收复长安洛阳,灭,如果这也算黑暗,那陶渊明之前几代人,之后几代人所处的时代又算什么?

image.png

  404年,陶渊明是刘裕参军,刘裕后来革除了多少弊病,收复了多少国土,启用了多少寒门子弟?你说陶渊明没有机会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给一个刚刚出于上升期,后来成为开国皇帝的将军做参军,这叫没有机会。415年,朝廷请陶渊明出来做著作郎,写国史,他不去,你说他没有机会,那要怎么样才算有机会?他自己没有处理实际事务的才干,也不善于务农,有点儿钱的时候就喝点小酒,没钱的时候就去借,借不着就饿着,人家请他做官他也不去。他就是个任性的诗人,没有什么高尚的,也没有什么好批判的。

image.png

  至于他生活拮据这一点,他高兴和农人交谈农人当然算白丁,农人在古代地位高于商人,而且在现代农人也应该是被尊重的,并且在语境中我觉得能悠然自得的农人应该不算白丁,反而他们有自己的哲学。他种地,草盛豆苗稀,他甚至把家人饿死了。除了会写诗就啥都不会了,当官又当不好,人情世故又不怎么好,只能选择隐居这样子。

  我也觉得,他爱种地可以,但他根本养不活家里人啊。家里人吃不饱,他还动不动用钱买酒喝,其实说他他还怨人家不理解自己。虽然性格超然洒脱,但是个贼没责任心的人。他高兴和农人交谈农人当然算白丁,农人在古代地位高于商人,而且在现代农人也应该是被尊重的,并且在语境中我觉得能悠然自得的农人应该不算白丁,反而他们有自己的哲学。

  我觉得他应该继续在官场上干下去的,可能当时的官场与现在相比有极大不同吧。但不当官就没有钱,没有钱就没有酒,子孙也不成器。陶最大的贡献就是,几首归隐诗,被后世人各种目的的引用。对于他自己,写诗没问题,但还是要积极地救国救民救自己。

image.png

  只当大官不当小官是他的一个看法,并不是他对历史事件的描述。实际上这也不是什么发明,早就有俗话说‘不当官嫌小,不要钱嫌少’,也有所谓的‘’终南捷径‘’。至于陶渊明是不是这样的人,各有看法了。并不存在谁不尊重历史。陶渊明出仕,可以说还是有政治追求的,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想当大官也不错。面对黑暗政局,他后来选择退出政坛,这一点符合传统士大夫期望独善其身的态度,所以历代推崇。陶渊明一直没有当过什么大官,祭酒和参军级别都不高。你指军师大,想来是讲他当过刘裕和刘敬宣的参军。此参军仅为一般幕僚,并非演义中诸葛亮那样的军师地位。

  陶渊明正因为他在官场上一直不得志,所以才会多次想归隐田园。陶渊明从未说自己五十岁即将离世。吾生行归休,是他在感慨,开年就五十岁了,自己已经走向人生的归途了。而不是马上就要死了。为什么会有此种感慨:时代(战乱、门阀社会)+个人遭遇+五十岁在古代确实算老年+先祖荣光。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0991la.com/lvyou/1548.html

联系我们

侵权、纠错:server@wlmq.cc
商务、渠道: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