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在南京追忆南朝江总,《江令宅》

  南朝词臣北朝客,

  归来唯见秦淮碧。

  池台竹树三亩馀,

  至今人道江家宅。

  《江令宅》——唐·刘禹锡

image.png

  【渊源典故】

  江总,著名南朝陈大臣、文学家,字总持,祖籍济阳考城(今河南兰考)。出身高门,幼聪敏,有文才。他的诗作深受梁武帝的赏识,因此在南朝萧梁时期,官至太常卿。当时的高才学士,比如张缵、王筠、刘之遴,都对他雅相推重,与之为忘年友。侯景之乱后,避难会稽,流寓岭南,至陈文帝天嘉四年(公元563年)才被征召回建康,任中书侍郎。陈后主时,官至尚书令,故世称“江令”。

  据《江总传》载,江总居官不持政务,与后主、陈暄、孔范等十余人终日游宴后庭,饮酒赋诗,当时谓之“狎客”。江总和陈后主等一批文人创作了大量的侧艳诗,被称为宫体诗的最后一批诗人。陈亡后,江总一度入隋为官,后来放归江南,终老江都(今江苏扬州)。刘禹锡这句“南朝词臣北朝客”就是对江总一生的经典概括。

  刘禹锡凭吊江令宅,指出“狎客词臣惑主误国”这一导致南朝灭亡的原因。南京师范大学博士钟翠红在论文《南朝江总及陈代文人的思想考察》中认为,刘禹锡在写作上,先站在江总的角度,写他从北朝归来时所见凄凉景象:秦淮河再也不见昔日笙歌缭绕、灯影凌乱的繁华,只有碧青的河水静静流淌。江总是见证了故国兴亡的人,兴亡之事与他本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江令宅》是刘禹锡《金陵五题》中的最后一首。创作这组诗词时,正是唐后期时局动荡的时候。

  藩镇割据、宦官专政、朋党之争是导致唐朝后期政局不稳的三个主要因素。宦官问题,“始于明皇,盛于肃、代,成于德宗,极于昭宗。”宦官的专权骄横,威胁皇权,引起皇帝和朝臣的强烈不满。因此唐中后期,发生多次皇帝与朝官联合反对宦官集团的斗争。其中最为激烈的两次斗争是顺宗时期的“永贞革新”(公元805年)和文宗时期的“甘露之变”。刘禹锡作为在“永贞革新”中失败的朝臣,和柳宗元等八人被贬为江州司马。

  距离刘禹锡第一次被贬,到奉命回京路过金陵时,已经过去了23年。其间不断地被提升又被贬黜、被调任。刘禹锡来到江总黯然度过余生的地方,池台依旧,竹树森森,他成了见证历史兴亡的又一位诗人。诗中秦淮碧水这种穿越历史、延续至今的景物,形象生动地表现了江总当日的凄凉与诗人今日的惆怅。回首前人的故事,就和每个朝代的兴亡一般,如出一辙。只有秦淮河一如既往地流淌——“归来唯见秦淮碧。”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0991la.com/lvyou/2033.html

联系我们

侵权、纠错:server@wlmq.cc
商务、渠道: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