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曹操:棒杀权贵,拆除祠屋,不畏生死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政治家就应该成熟、稳健,不轻易冒险,与热血之类的词汇是不沾边的。但三国时期最伟大的政治家曹操却是一个特例,在他的身上,我们不仅能看到成熟稳重的一面,也能看到热血的一面。

热血曹操:棒杀权贵,拆除祠屋,不畏生死

1、棒杀权贵

曹操二十岁举孝廉,二十三岁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即担任洛阳北部的治安队长)。

众所周知,洛阳是东汉都城,经过近两百年的积淀,皇亲贵戚聚集于此不知凡几,十分难以治理。但年轻的曹操对此毫无畏惧,他一上任,马上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并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挂在衙门左右,谁胆敢违反禁令,“ 不避豪强,皆棒杀之”。

几个月后,有个叫蹇图的人违禁夜行,犯了曹操所规定的禁令。

这个蹇图大有来头,是当朝权贵蹇硕(汉灵帝宠臣,后来还当过上军校尉,西园军元帅,统领袁绍、曹操等八校尉,监督司隶校尉以下诸官)的叔父。

所以,如何处置蹇图,对曹操来说无疑是一个十分严肃的考验,一脚踏错,完全有可能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危险境地。

热血曹操:棒杀权贵,拆除祠屋,不畏生死

经过深思熟虑,曹操最终还是下令用五色棒处死蹇图。这体现了曹操不畏权贵、秉公执法、行事果断、手腕狠辣,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敢想敢干的热血和冲劲。

曹操棒杀蹇图,对洛阳权贵的震慑力极大,他们纷纷收敛起往日的嚣张气焰,不敢再做出违反曹操禁令的行为,“京师敛迹,无敢犯者”。

当然,因为这件事,曹操也得罪了蹇硕等当朝权贵,不久后就被调往远离洛阳的顿丘任县令,这实际上是明升暗降。不过,曹操对此始终无怨无悔,从不认为自己棒杀蹇图等权贵的热血行为是错误的。多年后,他还此为榜样,在给儿子曹植的一封书信中写道:“吾昔为顿丘令,年二十三,思此时所行,无悔于今。今汝年亦二十三矣,可不勉欤!”鼓励曹植应该趁年轻积极有为。

热血曹操:棒杀权贵,拆除祠屋,不畏生死

2、拆除祠屋

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曹操被任命为骑都尉,受命与皇甫嵩等人合军进攻颍川的黄巾军,结果大破黄巾军,斩首数万级。因战功,曹操当上了济南相。

济南国有十余个县,西汉初,汉高祖刘邦的儿子刘肥(齐悼惠王)受封于此。后来,刘肥的儿子刘章在平定诸吕之乱中又立了功,也被封在此地,是为城阳景王,并在齐地立祠。到东汉,济南地区的历任官吏为了给自己披上一层虎皮,在历史故纸堆里寻求保护伞,便假“纪念城阳景王刘章”之名,先后建起了六百余座刘章的祠屋。

更加可恶的是,济南地区的官吏多依附贵势,贪赃枉法,买官卖官,无所顾忌,有人甚至还把自己的朝服高价卖给商人,以供商人们取乐,官风奢靡,而民生维艰。

面对这种情况,曹操到职后,立刻开始着手大力整治,一口气免去了济南境内百分之八十的官吏(皆因违法乱纪),毁去所有“城阳景王祠屋”,并禁止官民再进行祠祀。

热血曹操:棒杀权贵,拆除祠屋,不畏生死

经过曹操一番雷厉风行的整治,济南境内的贪官污吏和奸邪之徒纷纷逃窜他郡,民众也不再迷信鬼神,济南地区由此“政教大行,一郡清平”。

虽然如此,但我们不得不说,曹操大面积免去贪官污吏也就罢了,下令毁去“城阳景王祠屋”却有极大风险。

因为正如我们前面所介绍的那样,城阳景王刘章毕竟有功于汉朝,而当时的东汉朝廷虽然已经出现没落迹象,但无论如何,皇帝仍然姓“刘”却是不假。

曹操下令毁去所有“城阳景王祠屋”,岂能不被有心人抓住把柄,利用此事大做文章,状告他“欺君罔上”?这一点,相信曹操不会没有考虑到,但他仍然坚持这么做,所凭借的,正是一腔热血。

热血曹操:棒杀权贵,拆除祠屋,不畏生死

3、不畏生死

曹操的热血还表现在战斗中,尤其是在官渡之战中,曹操亲率将士偷袭乌巢,更是令人看得热血沸腾。

建安五年十月,袁绍从河北运来万余车粮草,屯于离袁绍大营四十里处的乌巢,并派大将淳于琼等带万余人看守。

#p#分页标题#e#

曹操从许攸口中得知此消息,决定亲自率兵前去偷袭乌巢。是夜,曹操率领五千换上袁军军装的步骑兵,人衔枚,马勒口,乘夜从小路向乌巢悄悄挺进。

至乌巢,曹操命人四面放火。袁军因此大乱,淳于琼拒营死守;身在四十里外的袁绍听说曹军偷袭乌巢,也急忙派出骑兵前往救援。

热血曹操:棒杀权贵,拆除祠屋,不畏生死

曹操左右部将见袁绍的救兵将至,建议曹操“分兵拒之”。曹操闻言,大怒曰:“贼在背后,乃白!”(等袁军追上来了,再说!)坚持集中力量攻打淳于琼,不顾自身安危。

曹军将士见自己的主公曹操都不畏生死,拼死力战,士气顿时大盛,于是一鼓作气大破袁军,斩杀淳于琼等,并将袁绍的粮草尽数焚烧。

这一战,沉重地打击了袁绍军的士气,动摇了袁绍军的军心,而曹军能够成功偷袭乌巢,取得此战的胜利,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曹操本人不畏生死,身先士卒,表现得十分热血,起到了关键的表率作用。

为人稳健,在正常情况下往往能立于不败之地。然而,生活并非都是正常的,有时,人们会身不由己地被时势卷入非常时期。这个时候,不仅需要稳健,也需要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热血。

这种热血,实际上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魄力。如果没有这种热血,没有这种魄力,曹操最多只能像同时期的刘表或刘璋一样成为一方诸侯,根本就无法在三国乱世中脱颖而出,并最终取得成功。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0991la.com/xinjiang/1070.html

联系我们

侵权、纠错:server@wlmq.cc
商务、渠道: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