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昨天,一则大消息在资本圈炸开了锅: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

6月17日午间,ST银亿公告,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曾“打败”过徐翔,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阳气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

首先,有二点值得提一下:一、破产重整并等于破产清算,也不属于资产重组;二、银亿集团于6月14日向宁波中院作出申请,目前未显示申请被受理。

6月17日中午,上市公司ST银亿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编号为(2019)浙02破申11号,办理法院为宁波中院。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身家295亿宁波首富熊续强宣布,申请破产重整。昔日曾“打败”过徐翔,2010年跻身中国500强企业,三年前还耗资120亿高调收购三家国外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本希望“脱颖而出”,短短二年就大溃败,最终泯然众人。我们有必要问一声:到底是谁在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ST银亿的提示性公告

ST银亿《关于控股股东母公司以及控股股东申请破产重整的提示性公告》提及,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

“为妥善解决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问题,保护广大债权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故银亿集团、银亿 控股分别于 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

官网声称,银亿集团,创立于1994年,是一家以工业制造、房地产开发、国内外贸易和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综合性跨国集团。2017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创利税40多亿元。目前银亿集团列中国500强第215位,中国服务业百强第83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注:事实上,自去年12月12日之后,银亿集团在其官网上就未更新相关新闻信息了。)

使人回味的是,银亿集团掌门人、董事长,也就是“宁波首富”熊续强,于去年11月还荣膺“改革开放40周年·时代甬商”之“卓越甬商”称号。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银亿创始人熊续强身家财富高达295亿元,位列第95名,为宁波首富。

银亿董事长熊续强之前回应媒体记者提问时曾说:“玩笑地说句,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银亿集团四次荣获“宁波慈善奖”

资料显示,“宁波首富”熊续强家族的银亿集团,除上市公司ST银亿外,还控股了康强电子、河池化工等上市公司。从首富到破产重整,不到一年,银亿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呢?

事实上,一年以来,上市公司银亿股份负面的“坏消息”接踵而至,大股东被动减持、债务违约数额不断累增、戴帽ST、业绩亏损、独董余桂明对年报有异议提出辞职等。而自2011年银亿股份成功“借壳上市”以来,一直是盈利的,2018年是首个亏损年份。据4月25日ST银亿发布的业绩调整公告,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已由原来的预计盈利2-4亿元,变为亏损5.7亿元-6.3亿元。

更值得一说的是,营收方面,ST银亿两大主业2018年度均出现“双降”;其中汽车零零部件营收下降36.54%,房产销售营收下降21.81%。截止于今年4月30日,ST银亿公司的到期未能清偿债务总额,高达24亿元;另外,ST银亿及子公司共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宁波中院根据兴证资管的诉讼申请,已对ST银亿名下部分财产进行了查封、冻结,其中还包含4家子公司,还有一家为新三板上市企业。

#p#分页标题#e#

债务未清偿,仅是一个方面,上市公司ST银亿面临的更大难题就是被控股股东及控股股东母公司资金占用的事。据媒体报道中披露,ST银亿本身就已有24亿元的债务逾期,还被大股东及关联方占款了22.48亿元,正如财新报道中说的,“这笔钱被大股东熊续强拿去偿还自身的债务了。”

为此,深交所发出了问询函,对于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6月10日,ST银亿收到了甘肃证监局的监管措施决定书,。其中,对于董事长熊续强,副董事长方宇、张明海,董事王德银,财务总监李春儿,时任董事会秘书陆学佳,证监局决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香港商报总经理“西蒙周”

资深媒体人、《香港商报》总经理周刚(又名“西蒙周”、微博“我是西蒙周”)就银亿集团申请破产清算一事如此评论:

“企业做大了,老板往往会自我膨胀,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直到资金链断裂,一个外表上的庞然大物就犹如被抽掉了骨架,剩下的就只能轰然倒地。银亿的教训极为深刻!”

周刚还进一步分析,“2017年,也就是前年,银亿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创利税40多亿元,位居中国民企500强、宁波市百强前10。但在近年来,银亿在做大做强房地产、资源类工业等基础上,大举向国际高端制造业进军,先后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控制了银亿股份、康强电子、河池化工等上市公司。”

周刚还指出:“这种急速跨界的扩张,消耗了银亿的底气和阳气,投资链条越扯越长,现在,终于绷不住了,链条断了。”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地产黑马熊续强的峥嵘岁月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银亿创始人、董事长熊续强

“竹杖芒鞋轻胜马”,去年11月《东南商报》曾整版报道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

事实上,一个人步入鼎峰之际,从不缺乏夸人好、说甜蜜的话,更少不了赞誉之美词。

2017年1月底,在年度“风云浙商”颁奖盛典上,“风云浙商”评选组委会对熊董事长是如此评价的:“他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妙手神医,一个个亏损企业转到他手里,他都能化腐朽为神奇!他是一位坚如磐石的经营大师,任何困难产业都能守得云开见月明。22年,恒心不移,不疾不徐,率领他的舰队挺进中国民企百强。”

更使人不解的是,当银亿熊董事长资金链四处吃紧,网上不乏有银亿房产客户“维权”事件曝出,《胡润》又怎么将熊董事长拱上“宁波首富”宝座,其财富排榜的公信力值得质疑!也正是如此,人们不由会追问:一个身家295亿财富的宁波首富,竟然连3个亿债务都还不上?!

成就宁波首富的“底气”究竟是什么?其实就是“买买买”,玩并购。2017年,浙江省工商局在一份资料介绍跨国并购时,曾提及银亿“惊艳”的表现,且作为典型案例。“跨国并购让浙江民企越来越强大,在2016年开展兼并重组的19家浙江百强民企中,来自宁波的银亿集团以123.25亿元兼并重组金额遥遥领先。”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熊续强独子、银亿集团副总裁熊基凯(中)

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研究员邢立全,在《A股资本系族:现状与思考》一文中,曾如此写到:“截至2017年2月7日,熊续强家族控制的银亿系内上市公司并购次数多达14次,力压海航系和复星系,成为并购次数最多的民营控股的资本系族。”

大手笔并购,为银亿熊氏家族买来了另一个主业,也就是除起家房地产之外的汽配。熊续强独子、银亿集团副总裁熊基凯曾表示:“站在世界看银亿,进军高端制造业最佳的捷径就是海外并购。”熊基凯,80后“富二代”,银亿掌门人熊续强、欧阳黎明夫妇的独生儿子,他也是上市公司ST银亿前十大股东中的第三大股东。

与“千亿级企业助跑团”对话中,熊基凯曾说,产业创新和海外并购,这是银亿集团实现千亿销售收入的主攻方向。当时,他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到2020年,银亿集团将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利税100亿元”的目标,并通过若干年的努力,成为一家有影响力的跨国集团。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如今,申请破产重整的银亿,捱得过2019年都是一个大问号!

#p#分页标题#e#

熊基凯,生于1984年,2007年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就进入银亿集团。入职的前一天,他与父亲熊续强、母亲欧阳黎明等家人一起,度过了他的24岁生日。

几年前,曾有媒体发的一篇疑似“软文”中说:成为银亿领墅负责人的他,曾为自己的拿地经历自豪过,因为当时面临着史上最严厉的房地产调控,而“小熊总”却“依然对银亿领墅的打造及销售有着笃定的把控”,“向着实力派接班人更进一步。”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熊续强(左)接受媒体访问

熊续强,宁波银亿集团的创始人,生于1956年7月,毕业于原杭州化工学校化机77 班,即现今的浙江工商大学。2018年4月21日,原杭州化校第二次校友会召开,熊续强等被聘请为名誉会长;2016年,他曾获评浙江工商大学的首届杰出校友。

苏轼《定风波》有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似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据说,熊续强平常最爱穿的,是一双布鞋,他每天去公司,走路一个多小时,“竹杖芒鞋轻胜马”!

早年,熊续强曾作为一名插队知青,到余姚农药厂,后成了技术骨干,1979年,他被任命为副厂长。卸任副厂长职务后,熊续强进入大学学习,后到宁波的市级机关任职。38岁时,“局级”干部的熊续强下海创业,彻底告别体制,1994年8月18日,是银亿拿到工商营业执照的日子。

熊续强甘心去做企业,与其一段骄人成绩有关。他曾表示,“上世纪90年代初,国有企业减亏、扭亏工作陆续在宁波展开,我在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赴任当时的宁波罐头食品厂。”当时,宁波罐头食品厂一年亏损二、三千万元,资不抵债、生产停顿。熊厂长上位一年后,马上就焕然一新,这家宁波老国企,曾创造“500万元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好成绩。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熊续强早期的照片

1994年,宁波首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对原宽仅2米到10米的药行街、柳汀街进行大规模拓宽改造。而当宁波城市建设“旧改”号角吹响之时,相关报道中曾说,宁波多了一匹与疾速的城市化相伴驰骋的房地产“黑马”。熊续强初创银亿之时,也是艰辛的,银亿最早时仅两三个人,在苍松路上的两间办公室还是租来的,连电话都是从隔壁单位牵来的分机。

靠地产发家,是一个路径,熊续强迅速壮大企业规模,被称为所谓的“技艺高超的妙手神医”!

银亿在企业简介上如此写道:银亿集团在发展过程中不忘社会责任,先后兼并收购了困难企业宁波罐头食品厂、宁波木材厂、宁波电视机厂等企业,为社会解决了1000多名员工的再就业问题,有力地支持了国企改革。集团先后投入巨资,对原“华宁大厦”、“金丰广场”、“华侨饭店”等“烂尾楼”开发改造,为盘活闲置资产、提升城市形象起到了示范作用。

银亿虽不是宁波最早的房产公司,但由于把握住了当地城市化历史机遇,快速成了宁波做得最大、最知名的本土房地产企业之一。2008年,银亿就已跨入百亿企业行列。

中国500强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组,谁消耗宁波首富的底气与阳气?

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

“西蒙周”,也就是香港商报总经理周刚,他总结的熊续强“败绩”,比如“跨界死”、资金链等问题,其实都只是表层现象,作为宁波标杆性的甬商家族企业,熊续强陷入债务危局的深层次问题到底是什么呢?

家族企业的生命周期中,常遇上“富不过三代”魔咒,导致企业寿命短的成因虽然很多,其中出在接班传承上的症结不少。

企业接班传承最关键的,不是“人”,而是“心态”。“心态”对于家族企业二代接班来说,很重要。熊续强的独子、银亿集团副总裁熊基凯有千亿目标,这是很好的事情,但踩死油门“冲冲冲”,是不是太急躁了!

“心态”摆不正,往往在企业战略上出大事,容易被一时的成功冲昏了头脑。没有战略的企业,是不可能长久的;但战略决策一旦出现了失误,更会让一个好端端的企业,马上坠入深渊。

一代创始人、掌门人熊续强,事实上也曾清醒地看到这一点,他曾提醒宁波企业家:海外并购既是个美丽的“馅饼”,也是充满风险的“陷阱”。

#p#分页标题#e#

决定“脑袋”的,往往是“屁股”坐在什么地方。不顾融资等外部环境的变化,企图用高杠杆撬动企业多元化战略,从决策上真是没有问题?靠“买买买”,寄望垒起“高端制造”高台,到底有多少科学性、可持续性,根基会牢靠?银亿之死,绝非偶然!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0991la.com/xinjiang/1134.html

联系我们

侵权、纠错:server@wlmq.cc
商务、渠道: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