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阿桑奇的爱和希望?

【欧洲时报记者来米编译报道】对“泄密者”阿桑奇来说,法国具有非同凡响的地位:他曾在这里收获爱情,他的小儿子生活在这里,维基解密的一个服务器驻扎在法国。曝光美国监听法国总统的情报后,阿桑奇希望法国结束“鸵鸟行为”,“法国是唯一有能力应对此事(美国监听)的国家”。

法兰西:阿桑奇的爱和希望?

曝光法国受“老大”监听

2015年6月,维基解密(WikiLeaks)公布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窃听了法国三位总统–奥朗德、萨科齐和希拉克的谈话。

维基解密在自己的网站上列出了相关内容,并称那是经过挑选后的“最高级别”的五个涉及法国总统的窃听个案。它们发生在2006年到2012年之间,话题包括联合国一名顶级官员的任命、中东和平进程,其中一份2012年的资料是关于法国总统奥朗德谈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维基解密称这些档案直接来自针对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法国的多名部长及法国驻美大使的美国国家安全局通信监控资料。

该网站还在一幅图表中列出了包括法国总统自己的手机号在内的一些电话号码,但划去了部分数字。据称,NSA将这些号码列为首要的法国官方“窃听目标”。

事发后,时任总统奥朗德立即召开国防委员会紧急会议,并表态称:“任何对法国进行窃听的行径都不可接受,法国绝不容忍威胁国家安全的一切行为。”

自从2013年前NSA承包商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显示,NSA一直在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以来,外界就认为,美国曾长期利用数字间谍手段窃听盟国政坛人物的谈话。尽管盟友之间的相互监视是默认事实,但新披露的情况让美国在外交领域感到尴尬。

美对法国商业监听超十年

在“法国总统遭电话监听”事件过后,维基解密再次公布“重磅炸弹”:NSA在法国布里地区(Landof Brie)收集商业交易情报超过十年,并将其分享给其他盟国。

阿桑奇在声明中表示:“美国已对法国开展商业间谍活动超过10年,不仅监听法国财长,还下令拦截法国公司达成的每一单金额超过2亿美元的合同,正在进行的谈判也包括在内。”“每年像这样的合同有数百份。美国不仅自己利用间谍活动的成果,还将其与英国共享,”阿桑奇补充道,“法国公民是不是应该知道他们的国家被本以为是盟友的国家耍了?当然是。”

根据一份日期标注为2002年、名为“信息需求”的监控命令PDF文件显示,NSA承接了一项经济信息收集任务。内容包括从法国政府收集商业合同、宏观经济政策信息、与国际债权人关系、一切可疑交易活动污点等信息。

而另一份日期标注为2012年的备忘录PDF文件则对经济间谍活动的内容做了更详细的描述。该文件明确要求调查每一笔金额超过2亿美元的经济协议或融资活动。文件还特别强调,信息技术、电信、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环境技术、医疗技术和生物技术是关注的重点。

相关文件还称,这些信息将不止受用于美国一国,还被共享至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这几个“五眼联盟”的成员。

希望法国“出头”

曝光一系列监听文件后后,阿桑奇指出:“美国的目的是使法国的产业经济边缘化,要知道这对就业有着非常重大的影响。”阿桑奇还开玩笑地表示:“法国失业率这么高,罪魁祸首应该是美国。”

阿桑奇称说,法兰西民族的未来,尊严和完整性都依仗于法国当局的行动:“如果法国再继续它的鸵鸟行为,那么这对美国、俄国和中国将是一个糟糕的信号……法国的机会来了。虽然德国已对窃听事件(指默克尔手机被监听)展开调查,但法国才是唯一有能力来应对此事的国家。因为德国已经被美国军队侵占,而法国则拥有自己的核武器。”

然而,美国监听事件给法国带来的最直接影响是:促使了颇有争议的新“情报法”通过。该法律将情报部门一直在“秘密”使用的情报收集技术,尤其是在反恐领域的情治手段合法化。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内容是,情报机构有权通过电讯和网络运营商安装用于监控通讯信息的设备。

法国拒绝庇护阿桑奇

2015年6月底,法国时任司法部长托比拉表示,法国有向阿桑奇和美国前情报人员斯诺登提供政治庇护的可能。2015年7月3日,法国《世界报》刊载了一封阿桑奇写给法国总统奥朗德的公开信。阿桑奇在信中要求法国总统特许他到法国避难。阿桑奇在《世界报》发表的公开信上说:“欢迎我,就是法国做出的一个善意和人道的姿态,等于是对所有记者和揭秘者的鼓励。”阿桑奇还在公开信中声称,他的生命随时面临危险。

#p#分页标题#e#

在公开信发表后,阿桑奇的律师表示,他的当事人从来没有申请到法国避难,上述公开信只是对法国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安娜·托比拉(Christiane Taubira)邀请他访问法国的回应。律师表示,他的当事人“从未正式”向法国提出过避难请求。

7月4日,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发布公报称,法国拒绝向“维基解密”网站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提供政治庇护:“法国无法同意他的请求。阿桑奇先生并没有面临直接威胁。此外,对他已发出了欧洲逮捕令。”

维基“心脏”在法国

阿桑奇曾说,维基解密通过全球1000多个志愿服务器、数百个域名进行维护,比世界上任何一个银行网站都安全得多。这是一个外界无法审查的系统,提供海量文件供公众分析,不给审查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维基解密的服务器,都是由一些极端保密的工程师在维护,这些工程师都是资深骨干。即使阿桑奇和维基解密的其他公开成员,也无法接触到系统中的某些核心部分。阿桑奇和他的志愿者朋友,经常向很多技术专家寻求匿名技术的建议。

2010年11月底维基解密公布美国外交机密文件以来,维基解密的官方网站就开始不断受到网络攻击。美国网络服务商亚马逊、EveryDNS.net先后停止对维基解密主机的托管服务后,阿桑奇随后将wikileaks.org的域名寄存到法国OVH公司和瑞典巴恩霍夫(Bahnhof)公司的服务器上。

维基解密“借宿”法国的经历一波三折,在美国的压力下,爱丽舍宫也向维基解密在境内租借服务器提出质疑。时任工业、能源及数字经济部长贝松指出:“法国不能让那种破坏外交信赖关系的网站继续使用法国的服务器”。OHV公司获得了两项法院裁决,以澄清托管维基解密公司的合法性。“尽管当时法国政府的几位成员有意见,但LCEN[法国互联网法规]未通知OVH,也没有收到任何法律要求,要求暂停托管维基解密网站的专用服务器,从而维持服务这样的网站不应该在法国境内托管。”OVH公司公司表示。

维基解密另有服务器在瑞典,是因为根据当地法律,任何行政机构都无权对像维基解密之类的媒体的信息来源提起检控。

左翼名流呼吁“收留”阿桑奇

2015年阿桑奇通过《世界报》发表的公开信中提到,自己的小儿子和孩子的妈妈都是法国人。“受到迫害后,我已经5年没见过他们……为了保护他们,我不得不一直隐瞒他们的存在。”

2019年4月11日被捕后,阿桑奇的法国法律顾问Juan Branco通过媒体谴责这一“政治阴谋”,希望马克龙总统介入,将阿桑奇带入法国–也是他孩子居住的地方。法国左派议员梅朗雄说:“阿桑奇揭露了损害法国利益的行为,保护了法国的独立与自由。在他的自由受到威胁时,我们国家必须为他提供政治庇护。”

早在4年前,“维基揭秘”网站披露法国3任总统遭监听后,梅朗雄及左翼政界人士,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等名流就呼吁政府庇护阿桑奇;近17万网民通过“变革”(change.org)网站向法国政府请愿。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0991la.com/xinjiang/363.html

联系我们

侵权、纠错:server@wlmq.cc
商务、渠道: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