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总裁后保姆催我生孩子,发现结婚证造假我才知他俩企图

嫁总裁后保姆催我生孩子,发现结婚证造假我才知他俩企图

大学毕业之后,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盘了一间30平米左右的小店,做起了“定制帽子”的生意。

“定制帽子”这种行当,在国内来说,相对比较小众。不过因为客观需求的存在,加之,我又时常为时装杂志,写一些帽饰搭配的专栏,以之推广我的小店,生意竟然不错。

我为我所拥有的,这份独立而自由的生活而骄傲——要知道,在我20岁那年,我不自知自己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小三”,差一点走上了命运的歧途。

那一段经历,也教会了我:女人,一定要挺起脊梁,不要为爱折了腰!有尊严,爱才能拥有长久的生命力。

1

我父母是做生意的,我打小就生活优渥。高中毕业后,爸爸送我到英国留学。没想到大二那一年,爸爸破产了,我被妈妈急召回家时,爸爸已经跳楼自杀,而妈妈在见到我后,仿佛卸下了身上的千金重担,一下子便病倒了。

卖掉家中房产,尚余一些债未还,妈妈又要养病,我,只能咬紧牙关挑起这个已经破碎的家。

我自小学打网球,球技颇好,于是应聘至一家网球俱乐部做陪练。对于仅有高中文凭的我来说,网球陪练无疑是个体面又赚钱的工作,但妈妈很不开心,她担心我想走捷径,依傍有钱男人。

她对我说:“伊伊啊,你爸的教训你要记住啊。钱是一分一分赚的,路是一步一步走的,你爸若不是想走捷径,又如何会被别人骗呢!这么大一份家业,赚起来多么不容易,就这么一下子没了……”

妈妈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看得我的眼睛也红了。

我告诉她:“妈,你放心,我只是觉得这份工作正好适合我,再说,工作之余,我还想温书学习,拿回大学文凭呢!家里这种情况,我暂时不打算交男朋友的。”

却没想到,上班没多久,我就遇到了林奕阳。

林奕阳四十岁了,是某文化公司的老板,长期锻炼使得他体魄强健,文化人的素养,又让他全身上下散发着儒雅的气息,在一大把有钱有闲的老板当中,他显得十分醒目。

陪练那天,我扎着丸子头,在额上束了白发带,身穿白色的紧身网球裙,我的绰约风姿加上娴熟球技,引起了林奕阳的注意。打球的过程中,他时常举着球拍,痴然凝视着我。还不曾被男人如此重视的我,在他的目光下,脸上一片嫣红。

“罗伊宁!”打完球,他喊住了我,“我们一起吃晚饭吧?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他微笑的时候,两只细长的眼睛眯起来,有一种熟男的魅惑,令我的心“嘭嘭”直跳。

我明白他是对我有兴趣了,但却没想到他谦逊地说,需要请我帮忙,这一点有点打动我,因此我不像对其他邀约我的老板那样,直接拒绝,而是点头答应了他。

他请我吃日本寿司,这一点也十分中我意。中餐、西餐的各种花样我都吃过,我独独对日本寿司百吃不厌,我总是记得自己第一次在寿司店,端详着那些精雅小巧食具的欢喜雀跃。爸爸说我重视觉享受超过对食物本身味道的感受,也许是吧。我欢喜地吃着,吃着吃着,竟然湿了眼眶。

“你是不是不习惯吃芥末?”林奕阳惊讶地问。

我连忙摇头,泪水再也忍不住滚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自己的际遇,把对爸爸的那种思念,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林奕阳陪着我,一直静静听我倾诉,直到我情绪全部宣泄了出来。当我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时,我突然想起他要请我帮忙之事,便开口问他。

林奕阳道:“我们公司正在筹拍一系列名著的网剧,我觉得你的形象特别符合《茶花女》中玛格丽特的气质,想邀请你试试镜,不知道你想不想尝试一下?”

我知道我长得美,却没想过自己能够拍戏,林奕阳的话让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我有些呆呆地望着他。

他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笑:“傻掉了?”

我醒转过来,不好意思地问:“你真的觉得我行吗?我可是从来没想过我能拍戏啊。”

“凡事都要试试嘛,人的很多潜力,都是这样挖掘出来的。”林奕阳呵呵一笑。

试镜很成功,我于是参演了《茶花女》这部网剧。我不是很喜欢文学,为了拍这个剧,我却把小仲马的原著反反复复啃了多遍。因为深入研究了玛格丽特这个角色,我的表演十分自然贴切,这居然让我小红了一把。我开始接拍一些广告片,也有心想往演艺的路上走。

林奕阳却不赞同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他说:“你这个网剧,是本色演出,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的气质特别像玛格丽特,那种纯洁真挚,那种出污泥而不染,你根本不需要表演就水到渠成。但演戏是不一样的!”

我有些恼:“你是说我没有演戏的天分喽?”

林奕阳看见我颇觉委屈的模样,伸手抚摩过我的头,以示安抚。那一刹那,我只觉我的心一漾,一种莫名的甜蜜和期待,使我的脸窜红了。

林奕阳望着我渐渐变红的脸,目光变了,我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但在那种目光织就的网中,我意乱情迷。

#p#分页标题#e#

我听从林奕阳的建议,专注于拍平面广告,丰厚的酬劳,使我不必再做网球陪练,而我在公司进进出出的过程中,渐渐知觉,我和林奕阳的关系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那变化指向的是某种决定性的时刻。

但我总是记着妈妈对我的叮咛,也不愿意轻易被俘获,就刻意疏远他。可另一方面,我的情感又鼓动着我,让我去亲近他。我对他于是忽冷忽热,忽远忽近。

我的这些举止所表达出的对林奕阳的那份思慕,他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当然了然于心。于是有一天,他突然向我求婚了。

当时我刚拍完一个广告,受他的邀请到餐厅吃晚饭。丰盛的菜肴之间,那闪闪的大克拉钻戒,几乎耀花我的眼,我望着它,望一眼林奕阳,再望着它,再望一眼林奕阳,突然就“哇”地大哭起来。

林奕阳手足无措中,捧住了我的头,亲吻了我的脸,他在我的耳边柔声问:“是不是吓坏了你?哦,我的伊伊,我的小宝贝,是我太心急了,对不起!”

我告诉他我和妈妈的约定,并急急地分辩:“我不要成为那种傍男人的女人,可是,可是我又真的喜欢你了……”

林奕阳哭笑不得将我拥紧,左右为难般说:“难道为了你不成为傍大款的女人,我就要穷下去才行?”

然后他又忍不住开玩笑:“行,我把我的钱、我的公司全捐了,重新变成一个穷小子,这样你就肯嫁给我了,是不是?”

我“扑嗤”一声笑了起来。林奕阳顺势就把大钻戒套在了我的手上。

2

从马尔代夫度完蜜月回来,我正式入住林奕阳的别墅。

早就听说林奕阳在郊区还有一份产业,那是一栋占地400平米的三层大别墅,由他远房的一个表亲帮忙看守。

对于我来说,大别墅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在我老爸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家也有别墅,依山傍水,空气自然清新,但没有大都市的繁华热闹。我作为独生子女,更向往热闹而非冷僻,所以打小我是最讨厌住别墅的。

这次之所以选择住到别墅里,一个原因是,我打算拣起我未完成的大学学业,所以“静修”的环境比较适合我;另一个原因则是,林奕阳说,“清明居”才是他真正的家——我作为林奕阳的正式的妻子,怎么能不回这个家呢?

林奕阳刮着我的鼻子,柔声道:“你可是当家主母哟!”这话听到我耳朵里,让我产生一种麻酥酥的幸福感,我有些爱娇地挽住林奕阳的胳膊,沿着石梯而上,一直走到别墅的大门前。

仿中式的别墅大门,一左一右各蹲着一只石狮子,钉着铜钉和环扣的大门已然敞开,一个四十多岁,打扮得干净利落的女人正站在门边,微笑地迎候着我们。

“你知道的,她是茹姐。”林奕阳为我介绍。

我点了点头,忍不住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她很瘦,好在着装的剪裁十分得体,遮挡住那股嶙峋。长脸,下巴削尖,高挺的鼻梁两侧,一对大眼深深沉陷。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她是一个美人,不过美人迟暮,在她身上多少有些颓然的气息。

我在嘴边绽出了一个甜美的笑,介绍自己道:“我叫罗伊宁。”

茹姐热情地握住了我的手,边摩娑着,边关切地望向林奕阳,“一路上辛苦了吧?快进屋,午饭已经备好了!”

餐桌上虽只有几样清粥小菜,却清碧可喜,诱人食欲。我来不及卸去衣帽,只用温水净手后,就坐到了餐桌前,捧着粥碗,喝了一口。

茹姐小声嗔怪道:“大人还没上桌呢!”

“大人?”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扭头冲正往餐桌边走来的林奕阳笑道:“‘大人’,快来呀,不等你上桌,我还不能吃饭了呢!”

林奕阳走近,拍了拍我的头,带着宠溺的口气:“调皮鬼!”

见林奕阳总是吃着一个碗里的豆,那豆黑黑的,像是发了霉的,我就好奇地问他:“阿阳,那是什么菜呀,都发霉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可是我们家乡人最爱吃的菜呢。来,你尝一尝。”林奕阳搛了一颗豆,伸到我嘴里,一股霉臭味一下子滚到了舌尖。“呸”,我一下子就吐掉了它,“什么东西,这么难吃!”

林奕阳和茹姐都望着我,“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觉得有点不舒服,倒好像他俩是一家人,我是个外人似的感觉,便闷着头喝了几口粥,推掉碗道:“我吃够了,上楼休息去了。”

#p#分页标题#e#

茹姐正站在林奕阳身边,指着另一个菜道:“这个是今天上山采的,还是小时候那个味吗?”林奕阳尝了一口,边点头边“呼吃呼吃”喝粥,心不在焉地“嗯嗯”了两声。

茹姐转头对我说:“走,我带你去卧室。房间挺多的,怕你弄不清。”

我撇了撇嘴,觉得她有些小瞧了我,不做声地跟在她身后。

二楼拐角的那间大房子,是我们的卧室。茹姐在进卧室前,指了指隔壁的房门,“这间是书房,得空我帮你收拾出来。”

茹姐竟然知道我是来温书的?我有些惊讶,问:“你怎么知道?”

“还是我劝奕阳让你住回来呢!放着这么大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再说,我也能够照顾你。你们小女孩子家的,不惯做家务吧?”

听到她热乎乎地喊“奕阳”,我越发不喜。从进门到现在的状况,显然茹姐当自己是一家之主了,而我是什么呢?她当我又是什么呢!

将衣服胡乱脱了,我就钻到被子里。门被茹姐轻轻掩上的同时,我长长舒了口气。

虽然茹姐挺让我生气的,但我决定不跟茹姐置气,毕竟,是她一直守着这房子,当自己是女主人也是自然的,再说,我的本意也不是非要住别墅,当什么“当家主母”,我是来静修我的学业的!

想到这里,我的情绪平复下来,疲惫渐渐从我的腿上攀爬至我全身,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3

蜜月一度完,林奕阳就重新陷入他忙忙碌碌的生意中了。

偌大的别墅,除了一喊即到的司机,只有我和茹姐两个人。茹姐总是手脚不停地做事,一会儿整饬着花草,一会儿喊上司机出门买菜,一会儿又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擦拭打扫。

她也果然说话算话,将书房很快整理了出来。

书房很大,光线也十足,坐在宽大的书桌前,我读着我好久不曾读过的书籍,心里充满了宁静的快乐。于是我常常从早上一直读书到傍晚,只在一日三餐的饭桌上,和茹姐打打照面,有时候,林奕阳没回来的晚上,我也埋首在书房里。

“伊伊,我没想到你是这样好读书的孩子!”有一天在餐桌上,茹姐突然对我说。

“在你心里,我是怎样的人呢?是为了金钱傍了阿阳的虚荣女孩吗?”这话我放在心里多时,今天终于问了出来。

茹姐夹了一块肉片放到我碗里,眼睛没望我,口中却缓缓道:“你为什么嫁给奕阳,那不是我该过问的事情。但我想着,奕阳为什么娶你呢?他总归是想让你为他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吧!”

“啊?”我一愣,“孩子的事情我还没想过呢。不过我是真心爱阿阳,阿阳也是爱我才娶我的,不是为了传宗接代!”

我有些生气,在老一辈女人眼里,怎么没有爱情,只有传宗接代呢?上次妈妈也是这样叮嘱我:“伊伊,虽然你不图奕阳的钱嫁给了他,但既然结婚了,他又那么大年纪了,能早点生孩子你还是早点生了的好!”

茹姐深陷的黑眼睛里多了一丝探究:“奕阳离过婚,这你是知道的吧?他离婚有一个原因,是前妻不能生孩子,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吧?”

茹姐的话如此笃定,就好像她说的,正是林奕阳的想法,这不由使我真正地惊诧了。在我单纯的脑袋瓜里,还真的从来没想过,大我二十岁的林奕阳,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别的目的来娶我。

“什么呀!茹姐!你也太轻看阿阳了!”我有些不客气道。

茹姐的话真的不那么中听,但我既然听了,就不得不思忖一下子了。

傍晚的时候,和林奕阳在山上散步,我故意问他:“茹姐让我赶快为你生孩子呢!你是不是想要小孩子呢?”

林奕阳目光闪亮,“我当然想要和你的孩子,我爱你,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孩子呢。”

“我觉得好像早了点。”我有些为难地低了头,轻声说。

林奕阳“呵呵”一笑,揪着我的脸蛋儿,“你也是小了点,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让我把你当女儿养吧——我的小公主——”

我捶了他一下,心里暖洋洋的。也是奇怪,他并没有催促我要小孩子,我心里倒生出了想要孩子的心了。

我嘱咐茹姐帮我关注营养,想把怀孕作为一份礼物送给林奕阳,给他个突然惊喜。茹姐见我转了心思,也兴兴头头天天为我煲汤水,还督促我学习不要太累。

每周日下午,都是林奕阳打网球的时间段,从前他是到俱乐部打,现在因为有我在身边,就不去俱乐部了。他专门在林间辟了一块地,建成了网球场,从别墅到网球场,不过十多步路的距离。

#p#分页标题#e#

这个周日,我换上网球服,挽着林奕阳到网球场打网球。阳光从树叶的空隙落到我的脸上,林奕阳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道:“伊伊,你长胖了不少哟。”

林奕阳喜欢我娇俏的身姿,灵动如飞燕的步履,我不是不知道——我怀疑他是不满意我最近的发胖,有些窘迫,假作生气扭了脸,“原来你爱我,只是为了我的青春貎美呀。”

林奕阳搂住了我的腰,在我耳边轻轻呢喃,“你丰膄也自有丰腴的一种娇态。”说毕,他突然将我吻住了。

打网球打得心不在焉,很快我俩就回了别墅。

林奕阳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就往楼上跑。却不想茹姐听到声响,从厨房里出来了,她如常般问道:“怎么今天这么快,就打完网球——”她的话戛然而止,无疑是我俩的状态打断了她的话。

我有些不好意思从林奕阳怀中探出头,赫然发现,她瞪视着我的眼睛中满溢着怨恨和羞愤。

“伊伊,你长大了。”林奕阳坏笑着:“有女人味了,让人忍禁不住!”

“去!”我瞪了他一眼,心里却莫名起了一丝惆怅。

从女孩子到女人,然后很快我就会做妈妈,那然后,我是不是也会像茹姐一样变老?而当我老了以后,林奕阳还会爱我吗?

我想到茹姐眼中的怨恨和羞愤,突然问林奕阳:“茹姐这么大年纪了,一直没结婚吗?”

林奕阳对我的问话很感意外,想了想他答道:“怎么可能呢?她比我还大两岁,她是结婚后来离婚了,就住回我的别墅了。”

“真的吗?”我有些不相信。

“喂!”林奕阳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悦,“这是我们的好时光呀,说个外人做啥?”

我爱林奕阳。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爱就意味着听他的话,让他开心。所以我一见到他不开心的样子,就立马放弃了我的问题,转而把嘴凑上前,撒着娇向他索吻。

他亲过来,茹姐带给我的那一点困惑,悄然消失。

4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的学习在进步,但怀孕却一丝儿迹象也没有。我是个犟脾气,想要做的事情做不好,心里会十分不甘。这个性格,让我对自己迟迟不孕心生怀疑。

我借口去看妈妈,偷偷到医院做了全面的体检,检查结果是,我十分健康。

“那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怀孕?我都结婚半年了!”我问医生。

医生微笑地说:“你肯定是没问题的,或者让你先生也一起来检查一下?”

医生见我面有难色,便安慰道:“其实怀孕这事情,要顺其自然,你结婚才半年,再等等看——有些夫妻都健康,结婚后也要等几年才有孩子呢。”

我郁郁地离开了医院,我明明是想给林奕阳一个惊喜的,现在却做不到了。

林奕阳这一阵子正在筹拍一部电影,这是关乎他公司转型升级的大事,他有一阵子没回家了。

我在回家的路上给他打了个电话,撒娇卖萌的,目的就是让他回来。

他在电话里“吃吃”地笑:“想我了,小宝贝?想我哪里呀!”

“哪里都想,”我也笑,央求道:“反正你今天一定要回来。”

今天的晚餐十分丰盛,我来到餐桌边的时候,看见茹姐也是满面春风。

“茹姐,你今天很高兴啊——哎哟,今天怎么准备这么多菜?”我站在桌边嚷道。

我的话音未落,熟悉的脚步声就从门外传了进来。

“我回来了!”林奕阳大嚷道,他微眯的眼睛从茹姐身上转过,落到了我身上,“宝贝,我说话算话哟。”

其实林奕阳在电话里并没有明确答应我回来,只说试试看,所以我没有告诉茹姐让她备饭,可是,显然茹姐已经先于我知道他要回来了——这种感觉很不好!

但是,我把这种感觉压到了心底。我扑到林奕阳怀里,像小雀儿般啄了他一下,拉着他往餐桌上靠,边不经意道:“茹姐和你难不成有心灵感应,知道你要回来,准备这么多菜!”

有一丝尴尬闪过茹姐的脸,她便用话遮掩:“奕阳,你好多天没回家了,你瞧你都瘦了呢——快,都是为你准备的好吃的!”

茹姐一说,我也才发现,林奕阳果然是瘦了一圈。我为他盛了一碗汤递过去,口中啧啧道:“阿阳,你的下巴都尖了,快补补!”

林奕阳惊喜地看着我递过来的汤,一口气喝光了。

所谓小别胜新婚,我依偎着林奕阳,把自己备孕想给他惊喜以及去医院检查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阿阳,我真的好想好想要一个你的小孩子呀!”我嘟着嘴最后说道。

林奕阳抬起我的下巴,认认真真地看着我,好半天才说:“伊伊,我当然想要一个孩子,不过,对于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我不急的。就算真没有自己的孩子,我也觉得无所谓,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就行了。”

#p#分页标题#e#

后半夜我一直没有睡着,因为我突然发现,我其实是不知不觉被茹姐的思维牵着走了——我并没有那么急切地想要孩子,是茹姐说林奕阳想要孩子,我才生了这个心,而实际上,林奕阳并不是那种重视血脉子祠的男人。

茹姐再为我煲的营养汤,我就不喝了,我开始加强锻炼,意欲恢复我曾经的娇细身材。我仿佛从茹姐为我设的一个陷阱里爬了出来——对的,我意识到这就是茹姐为我设的一个陷阱。

后来我和茹姐的一次谈话,她带给我的这种感觉就更加分明了。

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0991la.com/xinjiang/805.html

联系我们

侵权、纠错:server@wlmq.cc
商务、渠道:admin@wlmq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